{風姿花。}
守りゆき 瞬く 生命という灯
要死了T口T!
为毛还不放假啊摔桌!
为毛啊!
为毛还有两天啊!
为毛放假前还要上晚自习啊!
为毛要补星期三、四的课啊!
为毛那两天我六节连堂啊!
为毛我盗墓笔记五本都买完了也还不放假啊!
为毛啊!
快放假啊!
老子要睡觉啊!
狗血的建国大业……
爹一早起来说想看,特别想看,于是和娘一起陪爹去了电影院
说起来从不进电影院的爹为毛突然燃烧了?

总之过程是狗血漫天奸情滚滚的
作为一个腐女子我当仁不让地YY了还用说么

1、
140分钟的电影里充满着露中米金三角
其纠葛程度不亚于任何一部TVB八点档

2、
以前YY的毛蒋周被全部推翻【太失败了让我跳楼去先】
目前看来还是毛周王道
或者说,是毛周前提下的蒋—>毛?

3、
张国立唐国强演技确是出众
虽然张国立稍微胖了点(?)但感觉蒋中正他就是这个样子
还有许晴的国母,也让人十分印象深刻
孙文先生控的LOLI也长大然后成熟了我想到了这个??

4、
闻一多先生的演讲让我萌到五体投地啊妈妈TAT
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听着听着都快哭了

5、
一直在想李济深的演员到底是谁
NND刚好是我喜欢的那型= =
原来是金鑫!

6、
突然萌了刘烨X陈坤?
土小子压贵公子怎么想怎么狗血虽然在电影里他们没有任何一点交集
“他们的房子香水公司就像毒瘤,附在瘦骨如柴的国家身上!这就是我父亲的敌人,是国家的敌人!”“我代表老红军战士们,活着的,死了的,敬礼!!!”
好萌好萌TAT

7、
渡江战役时期苏联大使馆南下到了广州……?
抱歉这里我没弄懂看来还需要翻翻资料才成= =

8、
成龙陈红的记者刘德华的空军长官黎明的说客将军李连杰的海军将领杨若兮黄圣依的女兵章子怡董洁沈傲君宁静的女代表赵薇冯巩的选举人把我吓到了……
说真的在这些龙套角色上用大腕真的没关系么?
怎么感觉像“哎呀只要让我上就行不管什么角色都没关系!”……

9、
“报告!!前面有个地主大院!!连炮弹都轰不开!!!”

10、
斯大林同志只有胡子比较像

胡子
生日快乐
二十三岁的你,幸福吗?
【中露】西伯利亚的风
起风了。

刚开始是羽纱拂面般的轻柔,王耀鬓角的几缕长发飘起,静静地掠过脸庞。
他抬起头。

阁楼顶露台上兰草叶子沙沙作响,文竹轻晃着,渐渐地,加大了摆动幅度,芍药在枝头颤颠,旁边是那株怎么也长不高的向日葵,已经泛出枯叶黄的花瓣被呼呼的风卷走了几瓣,翻滚着飘落到不远处的胡同外,露出些许带上了淡墨条纹的白玉般的种子来。
他似乎看见伊万布拉金斯基长年不变的羞涩微笑。剔透的紫水晶隐藏在睫毛后,露着白晃晃的牙齿,无害得就像好看的熊型兔子。
呐,耀君,给你。
微微带着体温的种子,他知道它能开出大朵的黄金色的花,像太阳,陪伴自己整个夏天,然后在第一场秋风吹起时,结出一盘沉甸甸的果实。
耀君,你会喜欢吧?

来自西伯利亚的风,带来他的礼物。


顶风推开阁楼小门,王耀躬身钻出,站上露台。
已经垂下头的向日葵花盘在风中微微摇摆,王耀伸出手指轻戳。
他的手不大,也不算好看,指腹掌心满是硬茧,右手食指还因为长年握笔而指甲变形。就是这样的一双手——他收回它,放在眼前打量着——那个人最爱握住它们把玩,像珍贵又心爱的玩具。细细地摸索,掌心、手背、指缝、指腹、最后是指甲,用那双比自己大上几分的、同样长满薄茧、就算恭维也不能称为细致的双手,一遍又一遍,似乎永不厌烦。
高大的斯拉夫青年习惯垂下头靠在他肩上,因衣物而稍显笨拙的身体放松下来,软软的,就像他的声音,散在自己肩上的头发如向日葵花瓣一层又一层。他握着王耀的手搁在腿上,垫着颈脖间拖曳而下的米灰色羊绒围巾。
耀君的手,真漂亮,好喜欢。
他抚摸着它们,温柔地、缓慢地。微刺的触感,微凉的温度,与自己十指相扣的那双手,新结种子般的白玉色。


风呼啸而来,从胡同细窄的小巷里,从老旧楼顶层叠的黑瓦上,从初秋开始显现灰蓝色调的天地间。四面八方。
衣衫鼓动着,王耀有些站不稳。他回手抓住身旁木柱,仰头。
呼吸间还充斥着残夏的气味,但从北方涌来的冷空气里已经裹卷了些许贝加尔湖上空的冷凉水汽,降下八月令人烦躁的暑热。天空云卷云舒,随风聚变消散,身旁瓦缝中夏草被吹得凛凛作响,不意间带出几丝沙场秋点兵的肃然。
他看得有些出神,蜗居在家数月的郁燥一扫而空,内里某个地方开始蠢蠢欲动。
就像那人口中呼出的微凉气息,可以平息自己一身燥热,却又激起更加难耐的热度。

将被风吹得零乱的鬓发掠在耳后,指尖触到的温度让他心跳再度加快几拍。王耀知道自己一定脸红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总是能轻易让王耀脸红,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风掠过他升温的脸庞,从衣襟缝隙往里钻,包裹住整个身体,就像那人覆上的亲吻,就像他们的那些接吻。凛冽又温柔,伏特加味道的呼吸,凉凉的湿气,很容易让人开始沉沦。王耀不知道该把过错归纳到间接接触的酒精,还是伊万布拉金斯基逐渐发烫的嘴唇。
小耀……
与平日不同的称呼零乱地逸出。他的喘息他的低呼,他向后扬起的脖颈,和湿润得雾气氤氲的紫色瞳孔。苍金色发丝散落在床枕间,平日总是包裹着过于臃肿衣物的躯体在王耀怀弯里惨白到几近透明,模糊了一身斑驳的伤痕。心脏处的伤,手臂处的伤,侧腰的伤,大腿上的伤。狰狞的伤昭示着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战勋,但,在王耀抚上它们时他依然会巍巍颤抖,睁着沉淀成一汪深紫的眼睛流下怎么也吻不尽的泪水,如抹不去挣不断的蛛网,一丝一丝缠绕在指尖心上。
耀……耀……!
似坠入夜湖的紫罗兰色宝石,被那段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岁月点燃过、研磨过、摧折过,凝视着自己,大把大把满是戏谑的寂寞。
王耀想他大概喜欢让自己抚摸那些伤疤。对他而言,情事中爱人手掌的触摸无疑是种慰藉,正如他也会触摸王耀的。他们相互慰藉,彼此都伤痕累累。

风吹乱头发,吹乱心情,所以那些纷烦的念头怎么也平息不下。王耀看着眼前的向日葵,风中摇动的花瓣像极了夕阳的歌唱。
很多事情想问他,很多事情想告诉他。


他快到了,他知道。

每年这个时候,伴着自西伯利亚南下的风,伴着贝加尔的水汽和雅库茨克森林的呼吸。
云的舞蹈,空气的足迹。热的冷的,在天空中交会,降下的第一场秋雨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敲门声。
他会有礼节地轻敲三下,不疾不徐,鹿皮手套摘下塞在口袋里,指关节微屈,淡青色血管蜿蜒在苍白的皮肤之下,像歌词里提到的小路,肆虐地蔓延,指向他的心脏。
耀君,呐,耀君,莫斯科它好好地停在这里哟,你摸摸看。
他腼腆地说着,右手握住王耀的,不由分说靠上左胸。胸腔里那颗时常会掉落的心脏正有力地跳动着。血管跟随节奏张缩,一波一波,从接触的地方扩散开去,从掌心到手臂再到躯干,似乎能将两人心率统合同步。


咚、咚、咚。
王耀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快。

咚、咚、咚。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敲门声被风带着,从西伯利亚出发,掠过森林掠过草原,掠过难以攀越的高山掠过深不见底的湖泊,每年此时准时到来。

呐,耀君,是我。

年复一年,经年不断。
【盗墓笔记】小哥!闷油瓶!张起灵!
呜呜呜我迷上他了TAT



挑战【伪】素描的结果就是画到一半线条乱掉
但就算这样也无法抹杀我对你的爱!

张起灵01




忍不住做了两种效果

张起灵02

张起灵03
盗墓、笔记、和奸情
嘛,花了两天时间,基本把第三本后面没看的看完了。

拍桌!

我就纳闷哪来那么多瓶邪的同人,看前面的故事发展和人物互动,要CP也应该是胖子和吴邪【虽然完全不符合我的美感】,闷油瓶最多算个打酱油的外带专业失踪人士。
KAO!原来Y点从第四本最后两章才正式开始!
虽然这书推论不严密而且很多历史知识站不住脚甚至完全错误,但闷油瓶和吴邪两人越来越暧昧【诡笑着看完了蛇沼和谜海】,作为一本休闲读物,它完全满足了腐女喜好YY的心理。


又前进了一段时间,胖子突然回头问我: “你老实告诉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我被胖子问得呛下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随即想到是自己理解错误了,他问的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

胖子GJ!眼睛果然毒!
天真无邪心虚了!


这小子疯了!我一下子心跳就开始加速,一种久违的恐惧涌上了心头,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想上去阻止他,但是胖子死死地抓住我,不让我动弹。
我看到闷油瓶注意到了我们这边,把头转了一转,正看到我和胖子的脸,他突然竟味深长地笑了笑,动了动嘴巴,说的是:“再见。”

这夫妻生离死别真TMD感动人TAT…话说瓶子这是你四本书来第二次笑,果然还是因为和老婆生离死别?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隐隐感觉到有一丝无聊,在漫长的等待中,耐心也逐渐消耗,开始几个月还有大量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但是后来的时间,我都是看着三叔电脑上那张黑白照片度过。我常常想,那挨千刀的闷油瓶,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重点在“常常想”!还有那句“挨千刀的”!老实交待吧你把那张照片看了多少遍啊吴邪同学你见不到老公就怨妇化了么?……个头!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边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我的神经已经到了极限,几乎被吓死,刚想拉开架势,就有一只手伸了过来,顿时我嘴巴就被人捂住了,身子也被人夹了起来,动弹不得。
我用力挣扎了几下,制住我的东西力气极大,我连一点都动不了,同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喝道:”别动!”
我一听,整个人一惊,立即停止了挣扎,心里几乎炸了起来。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我还是马上听了出来他是谁!
这竟然啊是闷油瓶的声音。

千里迢迢夜探鬼楼探到只禁婆,如果不是你老公及时出手你死定了啊无邪同学!接应的车立刻就要开走时也多亏他拦了一下,你才能上车安全脱险。结果你老公被人说自找麻烦既然你带他回来了你就负责照顾他……在那种情况下,我可以把“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当成告白么!

我大叫一声,正准备扑过去,就看到那人转过了头来,我一下愣住了,我看到满是泥浆的脸上,有一对熟悉无比的眼睛。
竟然是闷油瓶。

吴邪同学你遇见老公就激动了么!等等为什么熟悉的是眼睛你先交待清楚你到底看了他眼睛多少次才能一眼就能认出他这要熟悉到什么程度啊摔桌!

我有点意外他会说这种话,不过他说完就站起来,拿起一个提桶,去营地外的水池里打了一筒水,然后脱光衣服背对着我开始擦洗身子,把他身上的淤泥冲洗下来,我看他的样子知道没什么话和我说,心里有点郁闷,不过总算他回来就是一件喜事了。
瓶子你要真想避嫌就该稍微离远点至少也走个转角处好吗!只是背过身去着算啥!吴邪同学你也甭郁闷,你老公他不和你说是为你好。

我笑起来,一下感觉只有闷油瓶在的时候,胖子的笑话听起来才好笑。
这就是真实!这就是真实!!

我们的心神收了回来,这时候才听到胖子声音从远处传来,骂道:“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干什么呢?有完没完,老子叫了几遍了,你们到底要不要吃饭?
扶额…胖子你真的很GJ!



TNND一一列举太多了简直举不胜举,总之这两只的奸情明显到瞎子也能看出来!
南派三叔你是腐男的典范!

你们赶快回老家结婚吧你们赶快回老家结婚吧赶快回老家结婚吧赶快回老家结婚吧赶快回老家结婚吧!
大海啊它都是水,世界啊你可真美!
这是今天下班后去买手机时的神奇经历。

因为急需一个双卡双待手机所以就算想睡觉得要命也仍然跑去了数码城……
【最后杀价600块让我佩服自己一下】

已经付了钱,快离开时,买手机的小帅哥突然说道:“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在念书最多大学,没想到听你讲电话,居然已经上班了。美女请问你芳龄?”
我内心狂喜,按捺住脸部上翘的肌肉假装淡定地说:“其实我工作很久了”
“你可别说你已经25、26了?”
“…其实我超过25、26很久了……”
“哇你保养得真好!”

我狂喜乱舞!
一个10岁就被人叫阿姨的人,第一次有人说她年轻!
第一次啊TAT!

小帅哥我瞬间爱上你了怎么办!


PS:
回家后累到不行于是先睡了一觉,然后爬起来看匿版,点开它时手都胆战心惊的= =
结果被感动了。
千言万语,我只想说:姑娘们,我爱你们!


虽然这个世界群魔乱舞但它仍然充满爱不是吗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