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姿花。}
守りゆき 瞬く 生命という灯
【中露】西伯利亚的风
起风了。

刚开始是羽纱拂面般的轻柔,王耀鬓角的几缕长发飘起,静静地掠过脸庞。
他抬起头。

阁楼顶露台上兰草叶子沙沙作响,文竹轻晃着,渐渐地,加大了摆动幅度,芍药在枝头颤颠,旁边是那株怎么也长不高的向日葵,已经泛出枯叶黄的花瓣被呼呼的风卷走了几瓣,翻滚着飘落到不远处的胡同外,露出些许带上了淡墨条纹的白玉般的种子来。
他似乎看见伊万布拉金斯基长年不变的羞涩微笑。剔透的紫水晶隐藏在睫毛后,露着白晃晃的牙齿,无害得就像好看的熊型兔子。
呐,耀君,给你。
微微带着体温的种子,他知道它能开出大朵的黄金色的花,像太阳,陪伴自己整个夏天,然后在第一场秋风吹起时,结出一盘沉甸甸的果实。
耀君,你会喜欢吧?

来自西伯利亚的风,带来他的礼物。


顶风推开阁楼小门,王耀躬身钻出,站上露台。
已经垂下头的向日葵花盘在风中微微摇摆,王耀伸出手指轻戳。
他的手不大,也不算好看,指腹掌心满是硬茧,右手食指还因为长年握笔而指甲变形。就是这样的一双手——他收回它,放在眼前打量着——那个人最爱握住它们把玩,像珍贵又心爱的玩具。细细地摸索,掌心、手背、指缝、指腹、最后是指甲,用那双比自己大上几分的、同样长满薄茧、就算恭维也不能称为细致的双手,一遍又一遍,似乎永不厌烦。
高大的斯拉夫青年习惯垂下头靠在他肩上,因衣物而稍显笨拙的身体放松下来,软软的,就像他的声音,散在自己肩上的头发如向日葵花瓣一层又一层。他握着王耀的手搁在腿上,垫着颈脖间拖曳而下的米灰色羊绒围巾。
耀君的手,真漂亮,好喜欢。
他抚摸着它们,温柔地、缓慢地。微刺的触感,微凉的温度,与自己十指相扣的那双手,新结种子般的白玉色。


风呼啸而来,从胡同细窄的小巷里,从老旧楼顶层叠的黑瓦上,从初秋开始显现灰蓝色调的天地间。四面八方。
衣衫鼓动着,王耀有些站不稳。他回手抓住身旁木柱,仰头。
呼吸间还充斥着残夏的气味,但从北方涌来的冷空气里已经裹卷了些许贝加尔湖上空的冷凉水汽,降下八月令人烦躁的暑热。天空云卷云舒,随风聚变消散,身旁瓦缝中夏草被吹得凛凛作响,不意间带出几丝沙场秋点兵的肃然。
他看得有些出神,蜗居在家数月的郁燥一扫而空,内里某个地方开始蠢蠢欲动。
就像那人口中呼出的微凉气息,可以平息自己一身燥热,却又激起更加难耐的热度。

将被风吹得零乱的鬓发掠在耳后,指尖触到的温度让他心跳再度加快几拍。王耀知道自己一定脸红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总是能轻易让王耀脸红,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风掠过他升温的脸庞,从衣襟缝隙往里钻,包裹住整个身体,就像那人覆上的亲吻,就像他们的那些接吻。凛冽又温柔,伏特加味道的呼吸,凉凉的湿气,很容易让人开始沉沦。王耀不知道该把过错归纳到间接接触的酒精,还是伊万布拉金斯基逐渐发烫的嘴唇。
小耀……
与平日不同的称呼零乱地逸出。他的喘息他的低呼,他向后扬起的脖颈,和湿润得雾气氤氲的紫色瞳孔。苍金色发丝散落在床枕间,平日总是包裹着过于臃肿衣物的躯体在王耀怀弯里惨白到几近透明,模糊了一身斑驳的伤痕。心脏处的伤,手臂处的伤,侧腰的伤,大腿上的伤。狰狞的伤昭示着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战勋,但,在王耀抚上它们时他依然会巍巍颤抖,睁着沉淀成一汪深紫的眼睛流下怎么也吻不尽的泪水,如抹不去挣不断的蛛网,一丝一丝缠绕在指尖心上。
耀……耀……!
似坠入夜湖的紫罗兰色宝石,被那段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岁月点燃过、研磨过、摧折过,凝视着自己,大把大把满是戏谑的寂寞。
王耀想他大概喜欢让自己抚摸那些伤疤。对他而言,情事中爱人手掌的触摸无疑是种慰藉,正如他也会触摸王耀的。他们相互慰藉,彼此都伤痕累累。

风吹乱头发,吹乱心情,所以那些纷烦的念头怎么也平息不下。王耀看着眼前的向日葵,风中摇动的花瓣像极了夕阳的歌唱。
很多事情想问他,很多事情想告诉他。


他快到了,他知道。

每年这个时候,伴着自西伯利亚南下的风,伴着贝加尔的水汽和雅库茨克森林的呼吸。
云的舞蹈,空气的足迹。热的冷的,在天空中交会,降下的第一场秋雨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敲门声。
他会有礼节地轻敲三下,不疾不徐,鹿皮手套摘下塞在口袋里,指关节微屈,淡青色血管蜿蜒在苍白的皮肤之下,像歌词里提到的小路,肆虐地蔓延,指向他的心脏。
耀君,呐,耀君,莫斯科它好好地停在这里哟,你摸摸看。
他腼腆地说着,右手握住王耀的,不由分说靠上左胸。胸腔里那颗时常会掉落的心脏正有力地跳动着。血管跟随节奏张缩,一波一波,从接触的地方扩散开去,从掌心到手臂再到躯干,似乎能将两人心率统合同步。


咚、咚、咚。
王耀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快。

咚、咚、咚。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敲门声被风带着,从西伯利亚出发,掠过森林掠过草原,掠过难以攀越的高山掠过深不见底的湖泊,每年此时准时到来。

呐,耀君,是我。

年复一年,经年不断。
留言
好美的文55555^^^^^^美到都不晓得该说什么了^^^^^若若还是一如既往的文图兼修XD^^^^^什么时候才写我的甘凌呢(星星眼)~^^^^^^
2009/09/23(水) 02:10:02 | URL | 可可 #-[ 编辑 ]
等我复活= =
等我复活= =
等我复活= =
等我复活= =
2009/09/28(月) 21:19:48 | URL | aceccc #-[ 编辑 ]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