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姿花。}
守りゆき 瞬く 生命という灯
长相思,在长安

谢天璧一刀插进了苏小缺的胸膛。

重伤之下,谢天璧内力全无,激不出刀身的雪亮光华。
狭长的刀身苍灰暗陈,朽木般毫不起眼,刀刃却锋利无劈,吹而断发,就算切金破玉也不费吹灰之力。

鲜血很快浸染扩散,在苏小缺胸前绽开出红艳的花。
更多的顺着血槽滴到地上,渐渐集汇成一小摊,月光下,妖异得触目惊心。

刀名长安。
一刃挥就相思。

*********************(我是文艺了一把的分界线)***********************

话说谢天璧一刀插进了苏小缺的胸膛,于是群上也好,JJ上也好,都鸡飞狗跳了
某若掀桌无数次,终于化身成了暴走EVA,逮人便扑上咬杀之,几欲疯魔

是的,对于谢天璧爱苏小缺这点我从不怀疑,尤如同我从不怀疑自己眼镜的度数

杏花春雨后,白鹿山水间
少年一直在伴谢天璧身边,或远或近,整整七年

谢天璧的自傲,和与所谓正派“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认识,让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在白鹿山上形单影只独立独行
如果没有苏小缺,谢天璧的少年时期将只能与孤单为伴
可是,从少年时被孤立的那个大厅开始,抱着竹竿睡得像死猪的那个小孩,却闯进了谢天璧的生命

在苏小缺没心没肺的折腾中,七年时光于是一晃而过
倔强小子变了英挺青年,懵懂孩童长成翩翩少年

相见已是留心,何况如今

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或许谢天璧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苏小缺的
虽为世俗不容,可他赤尊少主又何时将世俗放在了眼里?
只可惜落花意流水情,心上之人早有心上之人,每日念念不忘的便是早日下山娶老婆

谢天璧能忍,将兄弟手足情放到了两人之间
他会毫不留情一巴掌捆过去,因为苏小缺做了错事,应打
却又在诸多地方温柔照顾,真心流露,比正牌兄长唐一野还细致体贴
焚情草乱,夜色中泉水里的胡天胡地变成秘密的同时,也多了份山木有横枝、欲语又深置的旖旎

他自制,他自傲,他是将要翱翔苍天的鹰
他却因苏小缺,不经意间有了寻常人的种种情感

苏小缺的指上轻伤他于是恼了唐一野
苏小缺寻鞭子做聘礼他冷笑拂袖而去
苏小缺惶恐断袖分桃他愤愤不快
苏小缺嫉妒罗如山他暗地顺水推舟
他点破暗算打算让唐一野带走苏小缺,不想让那人被自己拖下水遭遇危险
他因苏小缺的手指划过而千年一瞬心神怦然
他误会苏小缺离去而大悲,知苏小缺回房而大喜,重伤之下情绪激荡至昏迷
他偷亲苏小缺不成,面红耳热羞愧难当

他说:“若小缺死了,我也不独活。”

苏小缺怕痛,所以穿耳洞时谢天璧故意转移话题转移注意力
他不愿让苏小缺有丝毫痛苦
就是这样的谢天璧,在刺出那一刀时,心里会怎么想,又历经了多少矛盾和煎熬?!

并非是弃之若蔽履,为了自己能逃出生天而不惜伤害爱人的心狠手辣
而是将存活的希望留给了苏小缺,自己孤身去赴鸿门宴

两人能逃脱沈墨钩一次,却绝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继续走运
既然沈墨钩能追踪三百里而径直寻到两人,精确到了客栈和客房,那么短短三时辰缓冲所能逃开的距离,对他来说寻迹而至也只是小菜一碟
再次碰见,必定只有死路一条

沈墨钩要杀谢天璧
谢天璧重伤之下无法打斗
苏小缺铁了心拼命也要保护谢天璧
这样的条件只能得出唯一一个结果——“先杀苏小缺,后斩谢天璧”
再这样下去两人都得把性命送掉

谢天璧当然不想苏小缺死,不论如何他都要他活着
自己可以为苏小缺“不独活”,因为对他情根深种
可如果自己注定逃不开,那么至少不能让苏小缺为了自己被杀

《挽天河》中颜冲羽不止一次对李若飞说,要活着,不管忍受了什么都要活着
谢天璧自然也是这般心思了
——就算落到沈墨钩手中,只要活着就好

有人说,其实可以点穴的,为何一定要温柔一刀?
把苏小缺伤至如此难道他就不心痛吗?还是说为了自己能保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如果说谢天璧没有受伤,他或许会选择比较折中的点穴一法
可如果是不成立,他还没点到,就已经被那轻功高明又古灵精怪的苏小缺发现十次八次了
结果不是被躲开,就是被苏小缺干脆地反点回来
这种不保险的办法,一步三思的他定然不会用
而且,谢天璧最后那“冷漠”的声音不是没理由的
若真为了伤苏小缺而给他这刀,声音应该不是“冷漠”,而是“宠溺”或“温柔”才对
偏偏却是冷漠
冷漠了声音,冷漠了心
不然,他无法下手刺出这刀

聂十三是英雄。如果此时的谢天璧换做聂十三,聂十三自然会用聂十三的方法保护心爱之人
可他是谢天璧,谢天璧不是英雄,而是枭雄
十多年赤尊峰上的耳濡目染,他行事的风格果断而狠辣,剑走偏锋险中求胜更是家常便饭
魔教之所以,才被称为魔教
谢天璧有自己的风格,他保护苏小缺用的是自己的方式
其行殊途,其心却是同归

他赌沈墨钩一代枭雄说话算话
他赌沈墨钩即使看穿自己用心也会停下来救治苏小缺
他赌沈墨钩与苏辞镜的关系而不会动苏小缺
他太聪明

也太狠

谢天璧对自己比对敌人更狠
舍不得苏小缺受痛,却有不得不给他一刀
就算他将刀刃控到妙至颠毫,尽量小心不伤到苏小缺的内府(注1)
就算这样,一刀刺下后,也是应了那句“伤在你身痛在我心”
今后就算侥幸得活,难以面对的,不是小缺对他此举是否理解他,而是他自己内心的感情了(注2)

一刀,一吻,就此别过
谢天璧走得异常干脆
拖着重伤的身体去赴沈墨钩的鸿门宴
或许在微茫的希望中,他希望属下能早一步找到自己
或许不算安稳的赤尊峰又出了什么事,被人借机除掉也不奇怪
更或许,他相信着从小就冰雪聪明的苏小缺会明白自己这刀的用心,今后再见时不会愤愤然而反目成仇,就算阴阳相隔也不误会不怨恨


谢天璧,爱苏小缺
长安刀挥成一段相思
相思无处寻
最是寂寞




=======================================

监考无聊,将《一刀春色》翻出复看,依旧感触良多。
长评写于一年前。彼时情节山回路转、线索晦涩复杂,连载中慨叹谢天璧狠心一刀之心机算计之余,还是流于善意、一意以己之思揣测,似乎那人便真成了为情为爱可抛下生死而豪赌的多情人。
但,想他谢天璧一代枭雄,壮志未成时又怎会去单身赴鸿门宴?

不禁笑我将世间百态想得单纯,又更加钦服小菜构思巧妙、合理入扣了。
留言
好怀念一刀呵
一路追连载的菜坑友们
初开时对15死去的震惊
中段逐渐投入到新章人物的喜欢
天璧一刀的愤怒
沈蘑菇的心软与心狠
一刀是我所看过最痛快淋漓的江湖文
而小贤的长评也毫不逊色
2009/11/12(木) 22:10:22 | URL | MO #-[ 编辑 ]
。。。。监考还能摸鱼看小说?
经以上详细透露后发现这本书我没看过,所以马上去下来看。。。
若亲,话说实在受不了中博的RP抽风,所以,我搬了
新地址:http://kyusei.blogbus.com/
2009/11/14(土) 23:50:01 | URL | 悠悠 #-[ 编辑 ]
> 好怀念一刀呵
> 一路追连载的菜坑友们
> 初开时对15死去的震惊
> 中段逐渐投入到新章人物的喜欢
> 天璧一刀的愤怒
> 沈蘑菇的心软与心狠
> 一刀是我所看过最痛快淋漓的江湖文
> 而小贤的长评也毫不逊色

是啊,不知不觉都过去一年了,突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呢……好久不见的大家,之前那段时间真的很愉快,也很想念T T
要说长评,那篇《双車错》才叫好啊这篇算什么呀……
小菜的新文,好想看她继续写新文呢,现在大概在筹备中吧?
2009/11/15(日) 18:09:02 | URL | aceccc #-[ 编辑 ]
> 。。。。监考还能摸鱼看小说?
> 经以上详细透露后发现这本书我没看过,所以马上去下来看。。。
> 若亲,话说实在受不了中博的RP抽风,所以,我搬了
> 新地址:http://kyusei.blogbus.com/

去看啊去看啊!很棒的文啊TAT~
地址记下了=333=
话说FC2也一天到晚抽风我郁闷极了T T
2009/11/15(日) 18:11:38 | URL | aceccc #-[ 编辑 ]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