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姿花。}
守りゆき 瞬く 生命という灯
做人不能生活在梦中
“帮帮我,就当洗礼。”拇指拨开保险,手中的马卡洛夫“喀嚓”一声上了膛。伊万从床头拿起一个一寸见方的纸盒放到王耀手中。

王耀直直地盯着面前的人。“你什么意思?”

“别说你不知道现在拿着的是什么。”伊万笑起来,王耀觉得他醉透顶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耐烦地挥开指着自己的枪口,“你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拿起伊万放在手上的东西看了看,上面是简洁的图案和几个俄文单词。

“不过就算你要和我做,也别想在上面。”

“挺专业的嘛。谁教你这话的?本田菊?”把枪收进袋子,夸张地坐到床沿,眯眼打量着对方,紫色的瞳孔闪着戏谑的光:“怎么,和他做过?”

“是啊,无数次。”

伊万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无所谓。”他接着说:“我不在意。”




一个仿佛连大脑都要缺氧至死的吻。先是唇,再是舌尖,然后是牙齿,上颚,最后深入到喉咙。他们争夺着空气,津液,一切,还有对方的思维。

结束时两人已经倒在了窄小的床上,伊万在他身下喘息着、脸色在明灭的光线中微微泛红。王耀看到他解开了大衣纽扣并伸手钩住自己脖子往下带时,告诉自己那红晕只是错觉。

“我来。”他按住伊万放在皮带上的手,不出意外地看到那抹熟悉得恼火的笑。




“明明是个雏。”

“闭嘴!”

“我说,可以不用这个东西吗?”

“你自己拿出来的还说什么。”

扶住自己腰侧的手温暖而干燥,说不上粗糙的手指带着让人酥麻的电流串过胸腔里的心脏——现在还姑且留在原地。随着王耀缓慢地开始动作,全身开始逐渐变得火热。伊万突然觉得留在这里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真是太好了,他想。脸埋在枕头中,眼里有冰冷的液体流出。






然后电话响了= =

于是所有的内容全没了!
姐姐我说你就算要问什么时候回校也不至于挑在我梦做到一半时打过来吧!
我的H啊我还没看完啊啊啊啊啊!!!

可恶亲爱的你看我多爱你!就连做梦也是梦到接下来的内容TAT
虽然为什么要用枪指着阿耀让他答应这个值得榷商,虽然为什么露少爷要递套子给阿耀而且居然是在床头拿的这个需要考据,虽然醒来后就算立刻记下了在梦中看到的内容也只有片段这个非常遗憾……捂脸哭
我的爱太缺失了我要去找鸡血TAT!!!
留言
中国X俄罗斯?你居然能梦到这么奇异的CP太厉害了,我由衷感叹。只不过H部分看着总让人难受,所以大概或许你仍然需要继续练笔。加油吧人妻!
2009/02/07(土) 14:54:34 | URL | 嫣 #-[ 编辑 ]
……居然是看现场版!(捂脸,坚定认为看现场比看文字要鸡冻一百倍的人)不过居然是只有一半的现场版。。。真可惜
2009/02/07(土) 20:19:22 | URL | R #-[ 编辑 ]
呜呜你们夫妻同心!……我一开始还以为阖儿姑娘在若若这里更新了!呜呜我的感情被欺骗了……(滚!
2009/02/08(日) 00:38:05 | URL | 蓝 #-[ 编辑 ]
> 中国X俄罗斯?你居然能梦到这么奇异的CP太厉害了,我由衷感叹。只不过H部分看着总让人难受,所以大概或许你仍然需要继续练笔。加油吧人妻!
你才人妻!你全家都人妻T皿T!!
2009/02/08(日) 04:06:25 | URL | aceccc #-[ 编辑 ]
> ……居然是看现场版!(捂脸,坚定认为看现场比看文字要鸡冻一百倍的人)不过居然是只有一半的现场版。。。真可惜
(扶额)其实不是现场版……我只是梦到自己在看小说,仅仅是看小说……TAT
当然,日志里的文章只所以会这样也是因为梦中的文章它……遣词造句就是这样……
我只是把它回忆了一遍然后默写下来了
2009/02/08(日) 04:09:34 | URL | aceccc #-[ 编辑 ]
> 呜呜你们夫妻同心!……我一开始还以为阖儿姑娘在若若这里更新了!呜呜我的感情被欺骗了……(滚!
夫人的文采我模仿不来的那难度太高啦TAT……
感情什么的……阿蓝你……我……我们…………TAT………………
2009/02/08(日) 04:11:41 | URL | aceccc #-[ 编辑 ]
^^^^忍不住同情若若^^^^^^还是自己自足吧~反正若若文图双修啦~^^^^^^
2009/02/10(火) 12:03:07 | URL | 可可 #-[ 编辑 ]
> ^^^^忍不住同情若若^^^^^^还是自己自足吧~反正若若文图双修啦~^^^^^^
我、我、我……我是图文双修?!
(扶额)……亲爱的可可你搞错了……= =
2009/02/11(水) 21:26:36 | URL | aceccc #-[ 编辑 ]
呜啊(鼻血喷薄
你你你都梦到了什么邪恶的东西!
……我还以为你看直播可恶!
2009/02/12(木) 16:44:30 | URL | 三井 #-[ 编辑 ]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